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蓝十字心理援助计划 > 正文

家中6痴呆亲人 绝望母亲毒死脑瘫女儿(图)(全文)

2008-07-15 10:26:46 来源: 大河网(郑州)
0
分享到:
T + -

大河网7月15日报道  2007年12月27日,西峡县农妇李成会用毒药将6岁的脑瘫女儿毒死。今年7月3日,李成会收到了被南阳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的一审判决书。

一位母亲为何毒死自己的亲生女儿?原来,李成会有6位痴呆或残疾亲人,因为家庭贫困、公婆嫌弃、思想压抑等原因,她产生了自己和女儿一起死的念头。

李成会毒死脑瘫女儿不是孤例,因为涉及“安乐死”,案件备受关注。

有专家认为,他们杀人的目的是为了解脱被害人,正好反映了关于“安乐死”的立法争议。也有人指出,我们不能因为他患有精神病或者其他疾病就认为他的生命低人一等,不值得尊敬。

母亲毒死脑瘫女儿

2008年1月1日,在群山环抱的西峡县西坪镇下营村,一辆警车把32岁的李成会带走了。

在西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李成会供述了她在2007年12月27日毒死女儿的经过。了解到李成会的家庭情况和作案动机后,办案民警的心情格外复杂。

1996年,李成会嫁给了同村的张秀华。他们的家庭情况相似,李成会的母亲是个哑巴,父亲在一次盖房子时被砸成伤残,而张秀华的父母也都是痴呆。

两年后,他们的大女儿张娜出生了。

2002年,他们又生下了小女儿张娟。使他们发愁的是,张娟患先天性脑瘫。

这一年,李成会又面临一个打击。她的弟弟在山西一家铁矿干活时被砸伤,腰部以下失去知觉,重症瘫痪。已经怀孕的弟媳见状,抛下弟弟回到了湖北老家。

几年来,为给张娟治病,李成会家欠下了两万多元的外债。

2007年12月27日中午,李成会给张娟喂止咳糖浆时,公婆又指桑骂槐地说她不会生男孩。

李成会想到两家9口人中有6人不是残疾就是痴呆,女儿的病也治不好,家中外债累累,她产生了和女儿以死解脱的念头。

她把家中以前买的“3911”农药灌入张娟口中,看到女儿呕吐得厉害,李成会认为女儿把农药吐出后死不了,自己死了,公公一家会嫌弃脑瘫女儿。想到这儿,李成会放弃了自杀。下午,张娟死亡。

村民三次签名为其求情

2007年12月27日下午,在湖北十堰打工的张秀华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说小女儿患脑充血死了。

第二天,张秀华回到老家。

两天后,妻子告诉他,自己喂止咳糖浆时,误把农药灌入女儿口中,“反正女儿也死了,你想告就告吧”。张秀华选择了沉默,知道真相的村民也是如此。

事发当天下午,几个村民在黄守军家玩,李成会抱着女儿去串门。大家看张娟呕吐得厉害,劝她带孩子去村诊所看病,途中,她第一次给女儿买了一包口香糖。

一位村民告诉村主任李明军:李成会的女儿呕吐得厉害,在她家闻到有农药味,李明军赶到后也闻到了农药味。这时在村诊所的张娟口冒白沫、生命垂危,李明军急忙打了120。救护车来后,张娟已经死亡。

邻村的一个群众听说后,向派出所报了案,李成会故意杀人案才东窗事发。

2008年1月2日,经法医鉴定,张娟系中毒身亡。

1月18日,李成会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西峡县人民检察院批捕。

村主任李明军说,李成会被捕后,村支书、他自己、村妇女主任和近百名村民先后三次向有关部门递交联合签名的请愿书。请愿书中说,李成会家庭情况特殊,她是出于无奈才毒死女儿的,恳求减轻处罚。

丈夫原谅了妻子

今年6月16日,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西峡县开庭审理此案。

南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李成会故意非法剥夺其女儿的性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7月3日,被羁押在西峡县看守所的李成会收到了南阳市中院的判决书,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她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主审法官刘建华说,李成会的行为虽然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从她的家庭境遇、犯罪动机、人身危险性及社会危害性等方面综合考虑,对她从轻判处。

7月10日,记者在下营村武家保组看到,张秀华和父母一家几口还挤在三间土坯墙的瓦房里,屋内简陋。一位村民说,他家在当地属于最穷的。

在采访中,村民少有指责,更多的是同情和唏嘘。

在一位妇女看来,李成会性格开朗,有时会因为生活琐事和公公婆婆拌几句嘴。她婆家娘家是两个烂摊子,丈夫又不在身边,李成会生活压力很大。

张秀华认为妻子这样做是迫不得已,现在他已经原谅了妻子。

他说,妻子嫁到这个家后,没有丝毫怨言,她一直没有放弃对女儿的治疗,以前也没有听到妻子说抱怨女儿的话。

7月7日,张秀华带着10岁的大女儿张娜在西峡县看守所见到了李成会,这是李成会被抓走后他们第一次见面,三人抱头痛哭。李成会说她非常后悔,对不起丈夫和女儿,她也不再上诉,今后要好好改造。

社会救助体系亟待完善

母亲毒死亲生女儿,在山城西峡引起轩然大波。

有人问,对这样的家庭有什么救助措施吗?

据了解,张秀华的父亲张金才和他岳父李大章已享受农村低保,每人每年领取360元钱,李成会的弟弟享受“五保”,每年领取800元钱。

村主任李明军说,张秀华的母亲和脑瘫女儿也符合农村低保条件,但是,镇里分给村里的指标少,符合条件的人多,这几年上边也没有通知申报。“李成会一家需要的救助并不是每年几百元的农村低保,而是一个家庭面对突发事件、意外事故进行抵御的保障。如果社会能多一些救助体系,包括在思想上对她进行开导,结果应该不是这样。”河南社科院的一位专家说。

郑州华夏心理培训学校的马静培训师非常理解李成会的处境。她说,对长时间处于抑郁状态的人来说,畅通的心理沟通渠道可以缓解他们的绝望情绪。由于李成会饱受生活压力,缺乏有效的心理安慰和救助,最后使贫穷和不幸变成了绝望。

问题是,生长在农村的李成会不但享受不到心理医生的心理干预和疏导,丈夫不在身边的她甚至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对象。我们难以想象,她是如何熬过一天又一天的。

“安乐死”案件引发学者关注

据了解,因为亲人患病而对亲人进行“安乐死”的案件时有发生。

去年8月22日,不堪忍受疯妹妹带来的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折磨,19岁的婷婷捂死了自己的孪生妹妹。今年2月26日,四川彭州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婷婷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3月7日,检察机关以量刑较轻为由提起抗诉。

今年3月22日,四川开江县回龙镇潘启华因为不忍妻子遭受病魔折磨,用刀将妻子杀死。潘启华杀妻后,30余位村民联名上书,请求对潘启华从轻处罚。

去年1月18日,李道红和丈夫带着重度脑瘫的女儿小菲从老家江苏去北京治病。第二天,李道红给小菲喂了大量安定类药物,然后用枕巾、被子将小菲捂死。当年6月10日,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安乐死”是这些案件的不可回避之处,也引起了学者们的关注。

对于婷婷捂死妹妹的案件,长沙理工大学的成松柳教授认为,病人痛苦万分且目前医疗手段无法治疗,让病人自己选择生与死,是一种尊重生命尊严的人文关怀。

潘启华的辩护律师认为,从犯罪动机上来说,潘启华杀人的目的是为了解脱被害人。而公诉人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非经法定程序,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他人生命。

河南万翔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华阳说,“安乐死”立法早有人提出,2006年全国“两会”上,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28岁女子李燕就曾希望有人帮助她提交《安乐死申请》议案。

目前,有几个国家承认“安乐死”合法化,而我国法律目前并未承认。对现实中“安乐死”的案件,仍按照故意杀人罪定性。但在量刑时,法院应根据被告人的犯罪动机、社会危害大小等因素,从轻或减轻处罚。(记者殷晓章)

乾坤 本文来源:大河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十九大开幕当天,一份意外流出的群聊记录火爆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